兴全基金
兴全基金
“长期我们都死了” 谈谈长期投资的四个误区
[ +  文字大小  - ]

    ·任何一种具体投资策略都有其适用范围和适用阶段,并不是万能的。而且我们应该坚决摒弃盲目被动的长期投资,而提倡积极主动的长期投资。

 

    ·长期投资的道理看起来非常简单,但知易行难,在投资实践中如何具体操作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定要随时确保你买的东西的确值得长期投资;其次,要降低长期投资的收益预期,不能神化长期投资的平均收益;最后,合理规划投资期限和投入资金。

 

 

    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的,“长期投资”这个词如今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国内投资者所接受。在当前“跌跌不休”的国内证券市场上,“长期投资”似乎成为用来说服投资者继续留在这个变化莫测的市场中的最佳理由。不管是否是发自内心的自信使然,还是出于无奈,市场上到处充斥着“坚定看好某某股票”、“长期持有,股价迟早能回来”等豪言壮语,更有甚者,有人动辄就搬出“长期投资是巴菲特的核心理念”这样的话来,言语间俨然是已经得到了这位投资大师的真传。不可否认的是,投资大师巴菲特是长期投资的坚定信奉者,其连续43年年均21.1%的投资收益的确引来无数投资者的“顶礼膜拜”,但扪心自问,有多少投资者真正理解了长期投资的本质?充斥市场的种种言论无不反映出对长期投资理念的一知半解,甚至是不求甚解,也由此便产生出许多对长期投资的认识误区。

 

  误区一:盲目持有而不考虑宏观经济基本面变化

 

 

    一般来说,只要时间足够长,股票指数总是会创出新高的,这其实一点也不神秘,有时仅仅是通货膨胀的作用就可以轻易做到这一点。但是因此不考虑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的经济基本面而盲目地长期持有,这是长期投资的一大误区。如果一家公司所处国家或地区经济基本面出现不利局面,“倾巢之下,岂有完卵”,整个市场的系统性风险将侵蚀掉绝大多数投资者的投资收益。

 

    如果整个市场在我们买入后的一段时间中发生了本质变化,就应该放弃长期投资的念头。我们来看看台湾和日本市场给投资者所带来的惨痛教训,就知道这点有多么重要。台湾和日本从1990年代的股灾后,已经过去近20年了,到如今两个市场的指数仍然没有回到前期的高点,尤其是日本市场,目前的市场指数仍然只相当于当年泡沫高点的1/3,回想日本当年经济发展的辉煌,那些对日本经济满怀信心的投资者又怎么能在当时知晓日本股市如今的景象。单纯以日本为例,市场指数再用多少年能回到1990年的高点?相信目前几乎无人敢言。

 

    误区二:盲目持有而不考虑企业质地

 

    市场上有一类我们称之为“买股票买成股东”的投资者,他们往往盲目推崇或者错误理解长期投资理念,不分青红皂白地买入持有,以为只要捂着手上的股票,股价都迟早能回来或者赚钱。其实这是一个极大的谬误。我们为什么要长期投资,是希望长期内企业能够不断成长,并分享到财富增长的成果,但很多投资者却把捂着基本面没有改善希望的垃圾股也算做长期投资,这是一种误区。

 

    这类题材股、垃圾股往往都会编造出一个个美丽的故事,要么说不久将展开重大并购重组,要么说得益于某类看似诱人的题材,未来业绩会翻番云云。与那些基本面发生了临时性恶化的公司有着根本不同,题材股、垃圾股股价高高在上,没有任何看得清楚的业绩支撑,随时都有一切财富成空的风险。即使就算十个题材股、垃圾股会出现一个重组成功从而投资获利的投资者,根本就不是长期投资,而完全是一种投机赌博行为。

 

  误区三:盲目持有而不考虑企业基本面发生根本变化

 

    企业成长过程中的各种宏观环境约束会不断变化,企业竞争中可能犯种种战略错误,企业也不可避免地有其特定生命周期规律,这些都决定了长盛不衰的企业是极少见的。一直维持高速增长的公司更是不可能的。道琼斯工业指数自1896年设立以来,至今只有GE是唯一没有变更的成分公司。美国情况如此,中国目前发展变化极快的市场背景下更是如此。今天的绩优股很有可能就变成明天的垃圾股,所以选择一只好股票,以为就可以一劳永逸地一直持有下去就是长期投资,这是另一种误区。

 

    国内当年的蓝筹股四川长虹、青岛海尔两只股票在1997年的那轮牛市中是何等风光,曾经都有接近10倍的涨幅,但至今过去10年了,截至2008年8月,四川长虹股价只相当于其上轮牛市高点的12%,就是从1994年上市首日一直持有到现在,也只有不到1倍的涨幅,而14年间中国的GDP缩减指数涨幅也已有1倍左右,这意味着如果上市就持有这只股票,那么14年的真实投资收益为0。青岛海尔的情况只是比四川长虹相对较好一点,1997年以来,长期持有它并没有名义上的亏损,但时至今日股价仅仅是持平而已。再看看香港市场的汇丰银行、长江实业这两个比较典型的例子:1977年至1997年的香港股市20年黄金岁月中,汇丰银行股价翻了44倍,而长江实业的股价则翻了惊人的248倍,但是从1997年到目前的10年左右时间内,长江实业的股价只增长了30%左右,而汇丰银行只增长了10%左右。

 

    沧海桑田,曾经的“白马王子”在岁月蹉跎中逐渐失去了竞争优势,基本面就会逐渐发生变化。这时候,如果在不合适的阶段长期投资于上述这些公司,也许不仅没有绝对收益,甚至可能回吐掉先前的投资收益。

 

    当然企业基本面的变化有些是根本性变化,有些也可能是临时性变化。而如果是临时性的基本面恶化,对于长期投资而言反而未必是一件坏事,因为它可能提供了一些很好的买点。典型的案例就是1965年巴菲特投资美国运通公司,当时运通公司由于欺诈丑闻股价大跌,股票价格由当初的65美元跌至每股35美元,在市场纷纷恐慌抛售的时候,巴菲特却认为运通公司是一家有特许经营权的企业,它的结算信用卡以及旅行支票这两块核心业务顺利运转,巴菲特认为这足以让美国运通公司度过这次危机,事实也是如此,随后的2年内,运通公司股价持续大涨,巴菲特在股价涨了2倍时卖出过运通公司,不过巴菲特始终对运通公司情有独钟,现在该股票仍然是其投资组合中的重仓股。因此,如何判断是短期的挫折,还是长期的转折,这成为长期投资者必修的功课。

 

    误区四:盲目持有而不考虑估值水平

 

    基金经理彼得·林奇曾说过,好公司也要在很好的位置去购买。长期投资的前提是持有那些长期价值低估而且具有竞争优势的好公司;如果股价已经充分反映而且透支合理价值,就不值得长期投资了,在这个时候,投资者应该做的是卖出而不是继续持有,更不应该买入。以为只要是好企业的股票,不问价格就买入持有,也是国内投资者对于长期投资的常见误区。

 

    同样是中石油的例子,中石油当然是个好公司,是亚洲最赚钱的公司,巴菲特在1元多买入,平均不到13元退出,4年赚了40亿美金的高额利润,巴菲特十几元左右的价格退出了,我们国内的投资者却在40多元附近蜂拥入市,试想40多元的高价成本又何时能产生长期投资的收益呢?中石油40多元股价的时候,正是国内市场指数位于5000-6000点附近之时,这个时候相信巴菲特将挑不出任何一只股票买入并长期持有,相反是会卖掉所有的股票;而国内的众多巴菲特的信徒在当时却仍然能挑出一大堆“值得长期投资”的股票来。

 

    中国经历了十几年的经济高速增长,也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上市公司,但从股市中获得丰厚回报的投资者却是很少,其中“过于慷慨”的出价是一个重要的原因。我们的市场中一直有一种论调:那就是我们的经济成长这么好,我们的股市就应该涨,出现大幅下跌就一定是不正常的,这其实是缺乏对估值水平的判断和考虑。1992年,16年前上证指数就达到过1400点,跟2400点的指数比较,70%的涨幅(忽略了分红率的影响)完全没有跑赢期间的通货膨胀水平。同样道理,2007年在6000点附近入市的投资者又不知道何年才能有满意的投资回报?

 

    知易行难的长期投资

 

    任何优秀公司的成长过程都需要时间,正如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而微软也不是一天就成功的,因此,长期投资要求买入并长期持有那些价值被低估并且有竞争优势的公司。换言之,好公司也需要时间的发酵,这正是需要长期投资的根本原因。

 

    任何一种具体投资策略都有其适用范围和适用阶段,并不是万能的。而且我们应该坚决摒弃盲目被动的长期投资,而提倡积极主动的长期投资。

 

    长期投资的道理看起来非常简单,但知易行难,在投资实践中如何具体操作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毕竟巴菲特只有一个,普通老百姓通过几本书或者一点网络知识就认为已经理解了长期投资的真谛,简单套用或者盲目信奉都是非常错误的想法。对于一般的投资者而言,树立正确的长期投资理念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们知晓并去做。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定要随时确保你买的东西的确值得长期投资。即使你自认是一个投资高手,也需要随时跟踪你投资的公司动态,观察其是否发生了一些根本性变化,或者股价是否透支了合理价值;如果你没有能力像投资大师一样能确保筛选出优秀的好公司,将资金投入一个值得信任的基金公司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当然这不等于说你就不需要做其他事情,定期观察这家基金公司是否值得长期信任也是必要的功课。

 

    其次,要降低长期投资的收益预期,不能神化长期投资的平均收益。国内的投资者被2006年以来的这轮牛市宠坏了,投资的股票动辄要求涨几倍,至少要翻番。而从5000-6000点跌到目前的2400点附近的这轮熊市应该说极大的降低了投资者的投资收益预期,但如果你告诉他们每年10%-20%的预期收益已经是一个较高的水平,他们可能会不以为然的。美国和香港股市曾经经历过的黄金岁月中,股指同样出现惊人涨幅,但年均复合增长其实也并不高。20世纪是美国的世纪,看看巴菲特在2008年度给股东的信中是如何告诫投资者的:“整个20世纪道琼斯指数从66点涨到11,497点。这个增长看上去很大,但换算成每年的复合增长,不过5.3%。”巴菲特还特别强调:“在本世纪里,想从股票中赚到10%年收益的人,他们的如意算盘是2%的年收益来自分红,8%来自股价上涨。但这无异于他们是在预计:2100年道琼斯指数会在2400万点的水平!”而这是多么疯狂而不可相信的事情。香港1964年到1997年的33年中,股指从100点最高达到接近17000点,其年均复合增长也只接近17%。反观我们的国内市场,从1990年底的100点到目前的2400点附近,近18年的年均复合增长大约为20%。2400点相比6000点高点已经下跌了60%,竟然还有年均复合20%的收益,国内投资者在这轮牛市中真的有点被宠坏了。

 

最后,合理规划投资期限和投入资金。理论上,买入一只好股票是可以获利的,只要是企业发展长期趋势是好的,时间就可以熨平股价的短期波动,但最终时机可能是10年,也可能是20年,甚至更长。但正如凯恩斯所言,“长期我们都死了”,未来是不确定和难以预测的,而我们的投资却有相对固定的目标期限限制:你如果要急于用某些钱,那么这些钱绝对不适合长期投资;再比如你规划10年后用一些钱,那么如果遇到一次类似日本的经济衰退期,就算是20年的长期投资期间内仍然是失败的;而如果在1929年美国市场的高点进入股市的投资者,需要煎熬25年,才能收回本金。因此,我们应尽量避免一次性把所有的钱都用于长期投资,更不能采用高杠杆进行长期投资。除非投资所需资金是要留给子孙所用,否则我们应该尽量用闲钱进行长期投资,从而避免因为投资而影响到生活其他所需。

 

(兴业全球人寿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辛曌)

 

1折购基货币转,最多可省90%!       [收藏本页]   [关闭]
        相关链接
        ●宏观经济整体企稳 流动性变化带来6月A股调整风险    
        ●国企部分AH股可考虑置换    
        ●解剖中国上市公司的高增长    
        ●谁动了我们的财产性收入?——探究股市创造财富的根源    
请添加微信公众账号    电脑桌面下载